老友鬼鬼朱敏瀚王灏儿冀获拍档奖

过往,电视荧幕上出现过不少默契十足的拍档。朱敏瀚与王灏儿因为拍摄无线古装喜剧《痞子殿下》,与周嘉洛、陈滢等成为好友,这个四人组合在剧中撞出不少火花,带来惊喜。朱敏瀚与王灏儿都期望在公司的颁奖礼上,能夺得“最受欢迎电视拍档”。\大公报记者 文霏霏(文) 麦润田(图)

拍一部剧往往需时数月,不少演员会成为好友,王灏儿(JW)与朱敏瀚(朱仔)也不例外。二人接受《大公报》专访时,老友鬼鬼,不时互动,访问当天更夹好穿什么服装拍摄,默契十足。

朱仔不讳言,《痞子殿下》是他拍得最开心的一部剧集,自己跟JW、周嘉洛、陈滢以往未合作过,经过今次合作,大家成为了好友。JW表示曾与朱仔在节目中玩过“狼人杀”游戏,当时对方正在拍摄《反黑路人甲》一剧,情绪仍在“陆秋”的角色之中,表现十分cool(酷)。她说:“陈滢最初看上去又係好cool,当时好像只有周嘉洛可以倾偈,但合作下来,大家就玩得很开心。”

喜剧不易拍,难在要引观众发笑。朱仔经过今次拍摄《痞子殿下》,表示好喜欢拍喜剧,过程开心之余,创作空间亦较大。他相信当大家拍摄时都觉得好笑,出来的效果应该不会太差。而他们这次不是跟足剧本,经常会即兴“爆肚”,他跟JW在拍摄前,更会夹好一些形体动作。JW大赞同剧的张颕康与“小宝”陈嘉佳喜感强劲,二人出场必定抢戏。监制为了让演员们互相熟悉,特别安排了围读剧本,又让他们一齐接受武术训练。监制也没想到,他们现在变得如此老友。

JW拍剧经验不多,这次是她第一次担正做女主角,不讳言有少少紧张。而这次的体验,让她发现拍剧最困难的是忍笑、拍哭戏及吊威吔。她笑说:“我笑点低,经常忍不住笑,阿康(张颕康)又常引我笑,好‘乞人憎’。我经常笑到收不到声,尤其当剧组有廿几人在等我不要再笑的时候。但一开着了个头,我就好难停下来不笑。拍哭戏一样,全场人等我流泪,但我愈想哭,愈哭不到。”她记得有一场戏要哭,但拍了几次她都没眼泪,返到车上休息时,就忍不住哭,因为挫败感好大,压力亦大。后来其他演员告诉她,有时伤感也不一定要流泪的。

朱仔则表示拍《反黑路人甲》时,成功练了忍笑功。至于哭戏,他分享了一些窍门,说:“有一个关于生理的做法,就是多饮暖水。眼泪都是水分,但也不用逼自己一定要有眼泪。”JW闻言无奈地说:“滴眼药水、在眼附近搽薄荷膏,我全试过了,搞到妆都融了。”

谈及最难忘的一场戏,问朱仔是否陈滢摸他的胸肌那一场呢?他笑说:“肌好小事。我记得有一场戏要吊威吔,人被吊到很高,并且要揽住JW拍一个浪漫的对望镜头。JW有替身为她先试位,那个镜头只会见到JW背部。后来导演发现既然替身都已被吊上去,不如就用替身拍好了。我就变成跟替身深情对望,确是有点尴尬。”JW表示自己畏高,但有几场戏也要吊威吔,她不怕被吊上空中,下来时才惊,又要控制面部表情,都好难。她笑说:“我看到自己拍的动作戏,觉得好好笑,根本姿势都不对。明明打得好轰烈,但我似在步行,不过这是一部喜剧,就没所谓。”

朱仔表示拍古装剧比时装剧好玩,加上TVB的古装剧愈来愈少,所以很难得。平时甚cool的朱仔,今次表现到搞笑的另一面。他笑说:“我被自己的外表延误了走搞笑的戏路。”JW又觉得自己有喜剧细胞吗?朱仔即笑说:“她一出世已经係一个笑话,看她经常都好开心,有她在,现场气氛特别轻松。”JW笑说:“可能我笑点低,他们不论做什么,我也觉得好笑,能给到反应,令他们好有满足感。但我觉得周嘉洛真是好劲,确是有点周星驰的影子。对方花了很多心机去度笑位。”

剧中,朱仔有一幕骚胸肌的戏。他表示不介意,反正练出的一身肌肉,也是为了演出时派上用场。他说:“都是尽量配合角色。现在不用开工,我会去健身,已成为习惯了,有时不去运动,反而不舒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