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市政府认证的厂牌!《新说唱》大火的他们终于回归!而他重新开始了这段故事!

最近,大家已经见证过东西南北的不少rappers交出了自己的新专,路数不同,风格各异。而在浩荡的新专大军中,有一个厂牌也强势回归:

刘炫廷、多雷、海力、叶尔林(潘潘),福克斯他们各自,都曾在那几年的《新说唱》上,展现出了新疆新生代该有的水平。

而2024,那个沉寂了许久的马王,终于全新回归!今年,变成四人组的他们拍了cypher,发了同名团专,还跑了七城的全国巡演,现场爆满。

他们四位西部牛仔走向了《路口》,上扬的节奏形容着分道扬镳的祝福,既有忧伤,也有对前路的决心:

Outro的《破晓黎明》则是恢弘的纯音乐,像是歌舞剧的谢幕,他们在属于自己的剧情里填了段这样的旁白:

马王的这张团专已经发完三个多月,而马王四骑士在最后所谓的新的征程,在三个月后,在成员海力的一段语音中,重新开启了。

刘炫廷:吃撒去呢 多雷:走去砸航两口抓饭 再配点烤肉 海力:我觉得我们得歹歹的吃个面 叶尔林:daway daway (走起走起)

《Bazar》,“巴扎”,是新疆话里,“集市”和“农贸市场”的意思,是千年古道上的繁华,一如这半分钟所收录的市井气息。

海力把那段声音,作为skit,为马王的团专承上启下——四骑士的新启程从此开始;同时,又作为intro,介绍自己的新专辑:

喀赞其,在维语里的意思是“铸锅为业的人”,也是新疆伊宁市南部的一块人文区,伊宁的孩子,把那里视作是城市的文化图腾。

海力从这里出生,也时隔三年,回到家乡,做这张有归属感的专辑。其实新疆出产过的rapstar不在少数,很多都离开新疆飞黄腾达,而马王四人,重回新疆团聚,也回归自我。

这是首力量感十足的boombap,肉是野心的象征,过硬的牙口对付难啃的老肉,尤其是唱到“加肉”的时候,海力的那声弹舌显得很是洒脱倜傥。

没错 螳螂捕蝉 我们黄雀在后 我们的目标 代表着新疆 成为big shot 带着新妞儿 做点新歌 不听你的评价 不是rap star 要把rap star都赢下 Boombap和吃肉一样 从不啰嗦 冬天伊犁吃马肉夏天南疆吃骆驼

《吃肉》的MV则更有西部生活的质感, 拍摄于今年三月的新疆,画面穿梭在热闹的集市与有年代感的仓库里,很酷,又很真实。

《喝酒》这首boombap在曲风上更有classic的感觉,前奏采样的维语像是《教父》一般地开场,海力的flow犀利,歌词火力全开,是一首让人燃起斗志的歌。

海力合作了新锐情歌小王子董唧唧,董唧唧的副歌太曼妙了,海力也一改前几首里的声线和腔调,带来清爽明朗的感觉。

维族的独有风情在曲风中蔓延,不需要多么迷幻的效果器,轻快婉转的维族乐器就是诉说爱意最好的底色。

之后的一首《沙漠》也是情歌,改编自艾尔肯的《王子》,“王子”在新疆就是“小伙子”的意思,海力副歌里连续重复的歌词似热烈的邀请,很有篝火旁载歌载舞的画面感。歌曲的最后做了淡出,让人回味。

《星空》改编自一首在伊宁很有名的尔民谣,原曲的编曲和意象都很完整,海力怀着敬意填了点词,悼念在今年三月逝去的外婆。

外婆 听听我们的歌唱 上山了 因为伊宁的热浪 现在艺术 各式又各样 想着你 在回墩买里的车上 弱小的 像是群蚂蚁 何去何从 晚风刮起 树梢低下头 我想回到家里 表达星空尽头 用一支画笔

海力的归属感便在伊宁,在童年时期的葡萄架下,他的外婆谈着琴声悠扬、浑厚的都塔尔,给亲友们演奏歌曲。

海力说,如果自己有哪怕一丝丝的音乐天赋,那也一定全部来自于自己的外婆——来源于她那有趣的灵魂。

转眼,又到了路口,马王的团专里,也有“路口”,那是对过去兄弟分道扬镳诉的衷肠,而新的路口,在喀赞其,在海力的眼中,无人立黄昏。

海力站在《黄昏路口》,回忆起了不怎么值一提的大学四年、自己在天津的发展、遇到福克斯、多雷的缘分、光光、派克特、法老给自己做嘉宾、被公司打压、马王在低谷时,是刘炫廷放下了伯克利让大家回到正轨。

其实按理说,这种走心叙述的的歌,最好是找个女声唱两段抒情的hook,情绪一下就上去了,但是海力,选择了自己SOLO。

没有副歌辅佐,只靠经历与回忆诉说,而且最后还用伴奏做了点留白,等待旧看客们的散场,也等待新旅途的到来。

专辑临近尾声,一首《午夜碎碎念》在勾起回忆的同时也在为海力迄今为止的hiphop人生做总结。

如果不是hiphop,海力也不知道现在会在哪里。而作为西部力量的后起之星,他也有话要对中文hiphop与从业者们说。包括别信星座,别做白日梦。

我尊重新说唱和车澈 也怀念Ironmic 夹杂着的纷争 我希望兄弟们都赚上钱 也想回地下 争锋 我渴望hip-hop被听见也期盼少一点人跟风 矛盾的人遇到矛盾的问题 希望他们多一点的认真 把性格交给星座 永远上不了擂台 把前程交给锦鲤 怎么与现实对白 把行动交给做梦 那活该做个废材

我常在思考,对于那些不靠beef炒作,也没有资本背景的rapper,尤其是新人rapper来说,他们到底该怎样去火?

他的人气不算是第一梯队,但,关于家乡喀赞其,关于那一方水土上的思念、爱慕与且不算宏伟的野心,没有人比马王、比海力,更加真诚。

他们在潘津乡巴扎吃肉、在百里画廊喝酒、在草原看星空、在喀赞其团聚和分别,让人看到,新疆说唱的版图里,还有这群风格凸出的Young Star。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