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喜欢的法式chic风其实都在这些电影里

他们反对好莱坞制片厂的「制片人中心制」,认为电影和文学、音乐、美术一样,都是作者的作品。导演,应当具备电影主创权和最终剪辑权。

此后的几年间,一批充满逆反色彩的电影在法国涌现:他们使用非职业演员、剪辑方式采用跳切、大量使用长镜头且不依赖摄影棚。

时至今日,大量新浪潮导演的作品已被岁月无情淘汰。不过,以戈达尔、特吕弗为首的几位导演,仍为世界影坛留下了一抹独特的色彩。

我们很难用「好看」的标准来衡量这些作品。但是,用更私人的眼光欣赏新浪潮是有趣的。比如,透过这种风格化的影像,一窥当年的穿搭风格。所以,今天看理想打算假装一番时尚博主,一本正经地聊一聊法式穿(电)搭(影)。

法国作者米歇尔·玛利如此评价戈达尔:「阅读」戈达尔的影片是困难的,因为他非常喜欢加入大量参考与引用,比如用不连续的音乐拼贴丰富音轨。

当然,这种对博学的炫耀,也激怒了不少观众。这几年,年过八十的戈达尔仍在进行各种电影实验,比如前几年的《再见语言》,去年的《影像之书》。

因为这部电影在剪辑法则和人物对白方面都是颠覆性的:剪辑手法上使用跳切,人物对白中引入黑话隐语。

《筋疲力尽》的剧本,是好友特吕弗根据社会新闻创作的压箱底作品。戈达尔把它加工成一部对恋爱关系的个人分析。

戈达尔反对给她额外打光,让她穿从平价店买来的简朴连衣裙,和印着《纽约先驱论坛报》字样的广告T恤。

不过,这也造就了和珍·茜宝别具一格的银幕形象:与同期古典美的好莱坞影星不同,珍·茜宝代表了一种独立的现代美。

澳洲品牌Scanlan Theodore 成立于1987年,一直以来秉持简洁、现代的设计理念。翻看近两年的Lookbook,干净利落的条纹元素人仍在被广泛使用,而模特的妆容气质也和珍·茜宝神似。

戈达尔把原作中发展了二十多章、延续了几个年头的故事,压缩在两天之内发生。拍摄原则也被极端化了:全片只有176个镜头。

电影情节的连贯性被大大削弱,而影片的重点,也从男女情爱,变成了讨论1963年电影界的历史与未来。

戈达尔借演员之口,发表对电影史、好莱坞的看法,讨论德国重量级导演弗里茨·朗的职业生涯和作品,如《M就是凶手》。在片中,弗里茨·朗还真的作为演员本色出演。

片中,芭铎的形象同样令人影响深刻。它延续了戈达尔电影中,利落且性感的女性形象:圆领条纹衬衫、条纹背心搭配针织衫,以及修身无袖连衣裙。

女配角的各色半袖针织衫也同样吸睛。鹅黄色针织衫以珍珠项链点睛,再搭配百褶半裙,大概是百年不变的法式经典。

说起针织衫,则不得不提纽约品牌Ply-Knits。品牌创始人Carolyn出生于服装设计世家,她的祖母曾参与过海盗爷John Galliano为Dior设计的秀,而她本人也曾在哥伦比亚大学学习艺术。

Ply-Knits致力于针织衫设计,尽管乍一看都是基础款,但在细节之处,却精妙无比。他们灵活运用羊绒、丝绸和美利奴羊毛等材质,注重编织工艺,即使在夏天,也能舒适穿着。

他和戈达尔并列被称为新浪潮双杰,新浪潮女王让·娜莫罗曾回忆道:“在我认识的男人中,弗朗索瓦是最有抱负的,而且非常忠于自己的年轻时代。”

与戈达尔那些近乎任性地素材拼贴不同,《祖与占》的叙事非常流畅:一对审美趣味一致的好基友,同时爱上一位姑娘。三人之间,一度形成诡异的和谐三角恋关系。女主角让·娜莫罗的独特气质,明快的剪辑风格,让这部电影成了「法国新浪潮」中,接受度最高的几部作品之一。

而且,电影的细节之处也能让众影迷们会心一笑:片中暗藏了许多致敬元素,下图中,让娜·莫罗女扮男装的形象,就是参照卓别林的《孤儿流浪记》。

让娜·莫罗是法国国宝级演员,去年去世时,已是89岁高龄。她是欧洲文艺片导演们挚爱(如安东尼·奥尼),所参演的过的众多电影,几乎代表了欧洲文艺片的黄金时代。

在拍摄这部电影时,让娜·莫罗已34岁。影片中,她在妩媚少女和充满爆发力的母豹子之间,变换自如。

在这部电影中,条纹、碎花元素依然深入人心。比如,用圆领碎花衬衫、蝴蝶结和直筒长裙,演绎出让娜·莫罗的少女感。

Oversize的条纹毛衣和白色百褶裙,与田园气息搭配的正好。而这场骑单车的戏,随后被许多文艺片模仿。

即使到了今天,让娜·莫罗在这部60年代电影里的造型仍不过时。尤其是秋冬季的各式oversize毛衣、阔腿裤和裙装,我们仍能在一些品牌的Lookbook上找到它的影子,比如英国品牌TOAST。

TOAST以设计家居服和睡衣起家,所以在服装设计上主打休闲舒适,他们也善于利用传统材质,如有机棉、亚麻、苏格拉纱线等。

和前面的新浪潮双杰相比,侯麦年纪较长,有人将其视为新浪潮的反叛者。比起那群轩昂激进的年轻人,侯麦电影里的温润和细腻,本身就成了一种反叛。

焦雄屏曾这样评论侯麦:“侯麦没有那么强的批判色彩,终其一生受到巴赞的影响,选择非常纪实的呈现方式作为自己的电影语言。

看似全不用力气,但其中的智慧、幽默、浪漫,甚至是对人生的向往、追求,对人性中自私、愚昧的调侃,都在那些看似空泛的语言下传递给观众。”

《人间四季》是侯麦晚年的作品。如果你喜欢《爱在日落黄昏时》或是伍迪·艾伦的话痨电影,那么侯麦应当也是你的菜。

电影充满了大量的对话,人们在饭桌上、花卉草木里、乡间小径上说话。谈的,都是爱情与道德的矛盾,以及普通人在日常生活中激起的情愫。

有人说侯麦的电影适合睡前看。因为,人物对话细腻、温柔,画面的饱和度适中,配色和谐统一,让人觉得非常温暖。

影片中,人物的穿着也同样舒服。版型利落且材质舒适的基础款,并以实用的手表或丝巾做点缀。侯麦的电影,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巴塞罗那的品牌 Paloma Wool。

设计师Paloma Lanna希望能为使用率极高的基础款服饰,融入更多艺术元素。而她的确做到了,她在摄影、绘画和雕塑中寻找灵感,恰到好处的印花从不喧宾夺主。每一期Lookbook,也成了她的艺术宣言。

岳阳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4007837号-1

岳阳日报·长江信息报·洞庭之声报·岳阳网·印务公司·长城传媒·天下洞庭传媒·倾城杂志·日报产业公司

联系地址:湖南省岳阳市岳阳大道东36号岳阳日报传媒集团14F Tel 网站法律顾问:袁波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