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是足球“最大误会” 欧洲杯上演战术盛宴

每届世界大赛,都是足球世界的一次盛会,各个流派打法在切磋中取长补短,共同推动了足球战术体系的一步步完善。自从1960年第一届欧洲杯开始,每届欧洲杯都促成了战术打法的更新和演变。1960年欧洲杯,WM战术仍在发挥余热;70年代,克鲁伊夫提出“全攻全守”的理念,开启了战术世界的成熟期。此后,意大利的“链式防守”、德国的力量型打法、法国的欧洲拉丁等风格百花齐放。那么,在本届欧洲杯结束后,足球的战术世界将何去何从呢?

近5年来,以巴萨为代表的拉玛西亚足球统治了欧洲世界,似乎是技术型控球打法迎来了春天。唯一能和巴萨体系抗衡的,是穆里尼奥引领的“沉闷足球”,这两种迥异风格间的角力,被大多数人看做了攻势足球和保守足球的对抗。但笔者认为,现代足球比较20年前有了很大的不同,主要体现在比赛的节奏更快、球员间的身体对抗更激烈,以致于掌控比赛的难度越来越大。无论是瓜迪奥拉、还是穆里尼奥,最终的目的都是最大程度地掌控比赛的过程,取得自己想要的结果。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瓜迪奥拉引领的拉玛西亚式风格,和穆里尼奥提倡的稳守伺机快攻的打法,都是从功利主义出发,所形成的足球战术层面的两个极端。

之所以称之为两个极端,主要体现在控球率上。巴塞罗那参加的比赛,其控球率平均可以超过65%;穆里尼奥指挥的球队,这个数字甚至不会超过40%。控球率,被普遍认为是衡量球队控制比赛能力的指标。但如今,控球率已不再是控制比赛的必要条件。以巴萨为代表的拉玛西亚踢法,最大程度地发挥了西班牙球员技术优秀的长处,规避了身材单薄、对抗性差的短板;穆里尼奥式的踢法,需要一群抢劫能力出众,速度飞快的球员作为班底。他们用两种截然相反的方式完成了同一个目的:控制比赛的走势。一种极端追求控球,另一种极端地放弃对球的控制。

如果你是巴萨罗那的对手,面对连续不断地传球倒脚(大多数集中在自己中后场),本方的后防线会被瞬间催眠,而他们随时进行的反抢将摧毁你反扑的意志。这时巴萨利用几次准确的传切,通过哈维、伊涅斯塔等超强的组织能力,迅速形成前锋绝杀的机会;如果你是穆里尼奥的对手,本方在中场的传球不会遇到太多的阻碍,后防线难免毫无压力地插上进攻,这时穆里尼奥会利用边锋的速度疾攻,用简练的传球打到后卫插上所留下的空当,通过球员的个人能力形成得分机会。

但这并不是两种极端打法的精髓。这两种迥异的的战术,都最大程度地保障了后防线的安全:前者通过大量的控球,削减对手进攻的机会,逼迫对手陷入无球状态下的节奏,耗费了大量体力;后者则重兵屯于后防,用人海战术缩小后防线的空间,让对手无计可施。防守是赢球的根本保障,穆里尼奥的球队擅于防守自不用说,拉玛西亚派的球队亦是如此。尽管大部分人的目光集中在巴萨罗那或西班牙队精确的进攻配合中,但翻开统计表,他们其实拥有更少的丢球数。斗牛士军团在大赛的淘汰赛中不丢球的纪录已经超过900分钟。这才是现代足球的先进性精髓:进攻和防守随时无缝衔接,甚至攻中有守、守中暗藏杀机。

必须承认,以上理论不适合两支球队:拥有梅西的巴塞罗那,和拥有比利亚的西班牙队。这两支球队不仅赢得了结果,也赢得了过程。08-09年的巴塞罗那所向披靡,以同一套班底构建的西班牙队在08年欧洲杯上横扫诸强,毫无争议地夺魁。因为梅西可以利用匪夷所思的个人能力连过多人,成为打开最后机会之门的密钥;同样,08年状态最佳的比利亚遇到同样状态最棒的巴萨班底,比利亚通过个人能力帮助西班牙队解决了很多拉锯艰苦的比赛。因此,在梅西上赛季狂揽50粒进球的背后,是其他球员中,基本无人进球数过10个;当比利亚伤退后,西班牙队在大赛中的表现举步维艰。

无论是比赛中传控的能力,还是创造进球机会的能力,拥有梅西的巴塞罗那是特别的球队。虽然他们由于一些场外因素被人争议,但从足球的角度出发,恐怕很少有球队可以从战术上克制状态巅峰下、且拥有梅西的巴萨。就尚且把他们束之高阁,等待哈维们的状态下滑。这个赛季巴萨联赛欧冠双双失手,核心球员的状态不佳,也正是最大的败因。

通过仔细观察,可以发现,2010世界杯上西班牙队与2008年西班牙队并不相同,如今的变化就更加明显,最明显地体现在赢球变得越来越难,控球变得不那么从容。这转折点,是阿拉贡内斯辞职,名帅博斯克上任后。博斯克是一名立足防守的主教练,他慢慢地减少着西班牙策划威胁球的数量,开始不紧不慢地在中后场倒脚,消磨对手的意志。因此在本届欧洲杯上,西班牙的控球不但没有获得“艺术足球”的赞誉,却被戴上了“催眠大师”的名号。这也从侧面说明,西班牙的对手们在一次次失败中,渐渐摸清了路数。当西班牙队中缺少个人能力出众的前锋时,进球不再简单。但同时,对手也很难战胜西班牙队。

有人说,西班牙王朝将从此落寞。确实,本届杯赛上西班牙并非无懈可击,他们曾在半决赛中8-9人退回到30米区域,控球时又被5万观众围攻。2008欧洲杯,西班牙平均控球56.6%,每27.4脚传球1次射门。2010年南非世界杯,西班牙控球65.2%,平均每34.2脚传球1次射门。2012欧洲杯,西班牙控球67.4%,平均1次射门则变成需要42.9脚传球。西班牙的进攻好像在退化。

博斯克深谙杯赛王道:防守至上。笔者曾一直疑惑,西班牙队为何坐拥超强的传控能力,却选择了更加保守的踢法。直到前日央视名嘴白岩松在做客《豪门盛宴》时,他的一席话解开了疑团。

白岩松回忆道:“2011年,我曾当面采访博斯克:为什么西班牙队被冠以艺术足球的盛誉,却在大赛中成为一比零主义的代表?博斯克开诚布公地回答:西班牙队的控球,是为了更好的防守。”

真相大白。当全世界把西班牙风格赞誉为“攻势足球的回归”、“艺术足球的掌门人”时,西班牙掌门人悠悠地告诉大家:“哥踢得其实是防守。”在瞬间地惊讶后,听者陷入了思考。若论防守,意大利堪称“防守足球大师”,1980年前后,意大利足球吸取了瑞士足球“锁式防守”的精髓,在3后卫的基础上设置一名清道夫,同时一名中场拖后,形成经典的“链式防守”。在1982年世界杯上,意大利队凭借“链式防守”锁住巴西和阿根廷,身为一代进攻宗师的马拉多纳和济科统统败下阵来。如果说“链式防守”的精髓是无球状态下的体系优势,那么西班牙的这套“控球反击”战术,可以说是一项创新。这是一套控制型防守的理论,是一种更为理性和实用的踢法,它能够最大程度减少消耗自己的体能,形成一块“无形之盾”。将它粗略命名为“控球反击”,原因是这套体系中攻守几乎合二为一,在对手松懈时才送上致命一击。

在杯赛上。攻守平衡、追求技术的球队更占优势。当两支实力相当、同样希望通过反击制人的球队进行比赛时,往往谁先失去理智,谁将最终输球。

荷兰三战皆墨堪称惨剧,除了内讧因素外。荷兰队的后防青黄不接,尚不如1998年和2006年的前辈,更枉论1988经典荷兰的登峰之作。更重要的是,荷兰队“中场三角”一年来的状态都不佳,使得荷兰队在关键时刻中场脱节,攻守失调,只能盲目堆积前锋,贻笑大方。

英格兰队保留着原始的粗犷和力量型打法,球员的技术能力很有限。以至于巴里和威尔谢尔这样的球员都成为英格兰的技术稻草。英伦人对于足球天生傲慢的态度使他们不愿改变落后的战术体系,最终失去了对比赛的控制。尽管本届英格兰仅仅输在12码点上,但如果他们不做出改变,恐怕永远无法成为让人惧怕的强队。

法国足球在比赛中完败于西班牙,并非因为法国阵容不够强大。法国足球的两次鼎盛时期,全部依靠强大的中轴线年首夺欧洲杯的法国拥有“中场铁三角”(普拉蒂尼、吉雷瑟、蒂加纳);1998年世界杯法国拥有德尚和齐达内。法国足球特有的风格鲜明的欧洲拉丁派踢法,最需要中路的领袖,而如今的法国尽管拥有出色的侧翼攻击手,却没法担起组织进攻的重任。

德国队在半决赛中的溃败,源于正中意大利人的圈套。意大利在开场处于被动,成功引诱德国后卫线前压,被巴洛特利连续获得机会。这种主动冒进的打法,正是杯赛大忌。在一场谁都输不起的比赛里,率先沉不住气的一方,将首先失去坚固的体系。年轻的德国队绝大多数出自德甲联赛,近两年来德甲联赛掀起疯狂进攻潮,进球数远超西意法英。这或许就是德国队为年轻付出的代价。

本届欧洲杯上有三支优秀的球队: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如果把西班牙算作“控球反击”打法,那么这又是一届属于“实用踢法”的大赛。进入决赛的两支球队,都采取了主动控球的打法,但没有贸然进攻。尤其是意大利队,他们一改人们印象中的收缩踢法,将重兵屯于中场,一些毫无名气的球员在成熟的体系中打出身价。他们甚至和英格兰拉开阵势进攻,小组赛把西班牙逼到毫无办法。似乎,我们可以看到意大利和西班牙两队身上诸多的相似点:主动、稳重、防守至上、攻守平衡。这两支球队会师决赛,从技战术层面上看,实在是一个完美的结果。

足球战术的变革史,也是一部防守艺术的进化史。自从英国人在无越位时期使用109阵型,制造无数进球开始,战术的变革几乎全部来自后防线后卫,然后清道夫的出现终于让防守足球登上世界之巅。欧洲足球自视为战术革新的鼻祖,从骨子里并看不上依赖球星单打独斗的南美足球和非洲足球。他们总希望创造新的打法,占领理论的巅峰。最近五年,西班牙凭借过人的足球技艺独树一帜,也让很多足球教练趋之若鹜。“学习西班牙”成为一种风尚,地面短传和丢球后反抢成为“专家”们从不忘记的口头禅。

在足球的世界里,成功者不会主动改变成功的方式。只要西班牙足球尚能保证技术上的优势,只要没有极致刚猛或个人能力无敌的团队出现,只要西班牙队的核心保持如今的传控打法。技术流的打法在短期内不会被颠覆。真正可能改变的,只有细节上的一些改变。

1,大赛控球型反击打法仍会继续,追求功利足球的指导思想不会改变。就像大多数大赛笑到最后的都是丢球较少的球队,以成绩为唯一衡量标准的教练们仍会为了结果不计任何代价。坚持攻势足球的代价,俄罗斯和荷兰就是他们的下场。

2,中前卫和后腰的区分将越发弱化,无论是所谓的“防守大师”卡佩罗和穆里尼奥,还是“进攻导师”瓜迪奥拉,都尽可能地在中场中路囤积攻守兼备的球员,这也是攻守平衡理论最接近于极端的体现。在未来的足球世界里,为了遏制对手的控球,逼抢和节奏将更加迅速,中场仍然是兵家必争之地

3,中锋的类型将两极分化,站桩型中锋更多地出现在力量型打法的防守反击中,回撤型中锋将为中场注入更多的血液。而诸如吉拉迪诺、劳尔、因扎吉类型的前锋,出现的几率将慢慢降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