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流歌手被质疑“割韭菜”数字专辑新模式遭遇“流量腐蚀”

顶流明星”蔡徐坤新专辑《迷》的发行方式,引发了关注。近日,有网友发现,这张新专辑已发布了4个月,但是歌曲数目仍旧不到一半,只有5首,剩下的几首歌连歌名都没有。

此事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争议,有网友认为,这没什么,很多韩团都这样发歌;但更多网友怒斥这种方式卖专辑吃相难看,“这是画饼卖专辑?”“没建好的房子叫期房,蔡徐坤卖没录好的歌,叫期歌?”

数字专辑《迷》是蔡徐坤于今年4月在平台发行的新专辑,单张售价26元,上线日之前,该专辑上架歌曲5首,累计销量超过300万张,总销售额超8000万元。

针对外界质疑,该专辑一天内紧急上架了剩余5首歌曲,根据介绍,最后一首名为《Outro》的歌曲显示“将在合适的时间与大家见面”。截至目前,《迷》已经达成平台全部销量等级认证,为平台专辑日、周、月和总畅销榜冠军。

极目新闻记者购买《迷》后发现,此次蔡徐坤上线的《梦》并非新歌,而是一首2019年老歌的乐队版(Band.ver)——2019年9月,这首歌首次发布在蔡徐坤加盟的限定男团Nine Percent数字专辑《限定的记忆》中;另外4首新歌中的《Interlude-》是一首长达48秒钟的未填词纯音乐,《欲》和《nobody cares》时长则都为2分多钟。

8月30日,蔡徐坤工作室对此事做出回应,一次性解锁剩下6首歌中的5首,只有最后一首《Outro》显示“即将上架”,并表示“原创新曲渐次揭晓,持续解构关于音乐的未知。未知迷境,一探究竟。”

8月31日,蔡徐坤工作室官方微博就专辑预售一事发致歉信,称将严格按照规定完善专辑消费提示,保障每一位消费者合法权益,工作室表示,“深刻认识到专辑发售之初,未尽到提前以显著方式提醒告知全部歌曲上线时间的义务,对此进行道歉。”

根据极目新闻报道,湖北好律律师事务所主任、创始合伙人陈亮表示,预售行为是否合法的关键前提是——出售方是否在出售页面明确告知或提示消费者,该产品将“先收费、后期交付”,且类似条款需要在页面上予以重点提示,例如加粗、变体字、大字号等,“如果没有这些相关表述,则出售方没有尽到足够的说明义务,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

知乎认证为四川矩衡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称,这一情况违反的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规定,如果没有事先说明专辑的交付等情况,消费者的知情权没有得到保障,属于民事层面的纠纷。该答主表示:“本质上,预售专辑先收钱再发歌,没有对专辑的具体情况、交付期限进行说明,作为消费者,就缺少了确定性,由此形成的合同就存在约定不明的情况。根据《民法典》的规定,双方可以协议补充,消费者可以随时要求交付,但应当给对方必要的准备时间。如果对方不交付,消费者也可以追究违约责任。当然,消费者也可以根据自己意愿,不追究责任。”

其实在蔡徐坤的数字专辑《迷》之前,2017年,周笔畅的数字专辑《Not Typical》发行,以每月推出一首新歌的方式发布,整张专辑发布周期为14个月。今年5月底,毛不易的新专辑《幼鸟指南》在各大音乐平台上线首也在之后的一个月内分批上线。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数字专辑《幼鸟指南》的售卖页面没有歌曲分批上线的相关标识,但歌曲作者毛不易在评论区解释了专辑发行进度安排——“5.31第一首主打上线第二首主打上线第三首主打上线全专上线”。一位行业资深人士告诉钛媒体APP,专辑歌曲是否为分批上线,由音乐的版权方来决定,目前,专辑歌曲分批上线,也是比较常规的操作。

对此,有歌迷也表示,大多数歌手的专辑都不是一次性上线所有歌曲,主要是为了维持专辑热度,但重要的是要事先跟歌迷说明发布计划,不能先买了专辑却不知道剩下的歌在哪里。

通过此次蔡徐坤专辑事件,也是在提示平台方和音乐版权方,在专辑上线合规合法方面做好漏洞规避,以免日后引发不必要矛盾和纠纷。

音乐产业的变现经历了柱式唱片、胶片、卡带、CD时代,现在正值新的数字时代,非实体的数字专辑就是这一时代的产物。2014年,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与周杰伦共同推出中国内地首张数字专辑《哎呦,不错哦》,开创了数字专辑的发行新模式。目前,数字专辑销量在各大音乐平台不断攀升刷新,这也成为了音乐人发行作品的“新常态”。

但新的事物在发展的过程中,也滋生了不好的现象,约定不明、规则不清只是未触及产业根本的冰山一角,更让大众嗤之以鼻的是,叠加流量经济后的酿出的密集泡沫,数字专辑高销量的背后,频繁出现的过度营销、刷榜等问题。

一张专辑可以多次购买,成为平台方和版权方谋取利益的惯用手段。粉丝多次购买一张专辑,背后捆绑着所谓的福利,粉丝购买力也成为衡量流量明星人气的重要标准。基于此,为冲销量、刷数据,粉丝重复购买几百几千张数字专辑的现象比比皆是。

8月25日,中央网信办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其中明确取消明星艺人榜单,严控未成年人参与、规范应援集资行为等。包括进一步采取措施,严禁未成年人打赏,严禁未成年人应援消费,明确明星粉丝团、后援会等线上活动不得影响未成年人正常学习、休息,不得组织未成年人开展各种线上集会等。及时发现、清理各类违规应援集资信息;对问题集中、履责不力、诱导未成年人参与应援集资的网站平台,依法依规处置处罚。

8月27日,人民日报发文称,“演艺先做人,做人德为先”,演艺人员作为公众人物,背后有成千上万喜爱、支持他们的人,理应在遵纪守法、道德品行方面以身作则。”

在音乐产业领域,对数字专辑的购买数量进行了限制,用户已购买的专辑将无法重复购买,并取消了人气榜、音乐巅峰榜、扑通排名等涉明星艺人排行的非作品类排名。网易云音乐也公开表态称将严格按照相关政策要求,在平台进行全面落实。限制数字专辑重复购买一事也将与近日完成调整。

前述行业资深人士表示,“流量是把双刃剑,确实可以成为评判明星艺人的一部分商业指标,但不加善用后会导致流量走偏,尤其对年轻粉丝来说,会影响他们的价值观塑造。现在已经出现了‘流量作恶’,这次强监管让影视、音乐回到行业本身,是一件很好的事。”

2022-09-14钛媒体 App发布了 《星巴克加码中国市场,未来三年要新增开3000家门店|钛快讯》的文章

2022-08-11钛媒体 App发布了 《白云山麾下公司虚抬药价“把戏”,被拆穿了》的文章

2022-07-06钛媒体 App发布了 《为了帮00后卷王找到工作,简历修改师们拼了》的文章

2022-07-06钛媒体 App发布了 《威尼斯向游客收“进城费”,国内城市如何借鉴?》的文章

2022-03-25钛媒体 App发布了 《蔚来2021年财报发布:年营收361亿元,整车毛利率达到20.1%》的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