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举办2024欧洲杯演绎夏日童线?

没有什么悬念,德国以12票对4票击败土耳其获得了2024欧洲杯的主办权。欧足联9月27日公布的这一结果,意味着德国将在1988年之后再次举办欧洲杯。

德国足协宣布,2014世界冠军队长拉姆被任命为组委会主席,负责2024欧洲杯的组织工作。土耳其则上演申办欧洲杯失败的帽子戏法:此前,2008年他们和希腊联合申办,2012年单独申办,都以失利告终。

2017年3月1日,德国足协主席格林德尔向欧足联递交了申办申请,而欧足联最终确认,2024欧洲杯只有两个申办国,就是德国和土耳其。9月27日上午,欧足联执行委员会开始开会,上午的会议是讨论室内女足和U21比赛的相关事宜,13点开始的两国最后陈述才是重头戏,但过程并未对媒体开放。

德国足协派出了21人的代表团,这其中既包括德国队主帅勒夫,还有前国脚拉姆、卡考,此外还包括前女足国脚沙希奇、女裁判施泰因豪斯以及比埃霍夫、鲁梅尼格、沃勒尔、福格茨等名宿,勒夫在接受采访时还罕见讲起了英语。

德国对本次欧洲杯是志在必得。2018俄罗斯世界杯的惨败,再加上厄齐尔退出国家队的风波,使德国足球颜面扫地。德国足协迫切需要主办欧洲杯这样的盛事来扭转形象。而这次的竞争对手恰恰又是土耳其,更增加了一层特殊的意义。对格林德尔来说,这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否则辞职恐怕不可避免。

德国上下的申办热情极高。拉姆作为大使参与了申请递交仪式,德国总理默克尔也亲自站台。举国支持申办,这就是德国的现状。德国社会研究和统计分析研究所FORSA的调查报告显示,有89%的德国球迷支持申办,而经常与足协唱反调的德国主要俱乐部,也难得地对这次申办持支持态度,否则鲁梅尼格也不会暂时停止对足协的批评,并出现在代表团阵容中。

胡梅尔斯发推称:“2006年之后德国承办的又一次大型赛事,我希望又能成为一次经典。”前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则表示:“欧洲杯又恢复了传统形式。与2020那届不同,2024欧洲杯不会在整个欧洲大陆举行。德国作为东道主,保证了这次比赛会有最高水准的基础设施以及后勤保障。”

6年后,现役德国国脚中,基米希、布兰特、哈弗茨、戈雷茨卡、萨内和韦尔纳等人仍将处于黄金年龄。勒夫表示:“对一个国家来说,获得大赛主办资格是不同寻常的。对年轻球员而言更是特别的激励,这对未来几年是非常好的一步。德国足协可以提前进行规划了。”勒夫与足协的合同2022年到期,他是否能率领德国队参加2024欧洲杯还是未知数。

用国力横扫仇家申办2024欧洲杯,德国足协将之称作自己的“灯塔工程”。在唯一对手土耳其面前,一切迹象都表明德国拥有绝对优势,最终12比4的悬殊投票结果也印证了这一点。

投票前,德国和土耳其代表团再次展示了申办报告。跟以往不同,这次申办展示不允许政治、文化及娱乐方面的代表助阵。申办2006世界杯时,德国派出了总理施罗德,名模克劳迪娅等名人在列的庞大代表团。而这一次,德国代表团的主要成员是足协主席格林德尔,以及国家队教练勒夫和申办大使拉姆。

为确保申办成功,德国积极与其他可能的竞争对手进行谈判。2020欧洲杯由欧洲各大城市联合举办,在竞争半决赛、决赛场地时,德国的慕尼黑主动退出,英格兰的伦敦顺利中标,德国足协以此换取了英格兰对德国申办2024的支持。据媒体报道,德国足协甚至还答应支持英格兰申办2028欧洲杯。

至此,德国只剩下唯一的对手土耳其。在慕尼黑退出申办2020欧洲杯决赛的同时,土耳其也宣布退出,并决定跟德国竞争2024年的主办权。尽管从一开始便不被看好,但土耳其最终坚持下来跟德国一起在2018年4月递交了正式的申办报告。

9月21日,欧足联公布了对双方申办报告的评估。德国媒体认为,德国占据明显优势。德国已有3次举办男足大赛的经验,尽管2006申办存在丑闻,但那届世界杯在组织上非常成功。德国的联赛上座率是全世界最高的,球场设施也大都已经满足欧足联要求,基础设施亦非常齐备。相比之下,土耳其申办报告中需要新建两座大型球场,另外要改建一座。德国的球场可以提供平均每场高出土耳其8000人的座位,从球票收益方面看显然更有吸引力。

从政治和社会稳定程度看,德国和土耳其都面临着一些问题。最近几年因为难民潮以及移民融入问题,德国社会产生严重割裂,但整体上政治格局依然稳固,正常运转。

当然,土耳其的申办并非完全没有优势。他们提出的两大措施对欧足联有一定吸引力。第一,所有体育场都是国家资产,可以免去欧足联租借球场的费用。第二,埃尔多安指示土耳其对欧足联免税,也就是如果欧足联在土耳其举办比赛获得盈利,将无需缴纳任何税费。与之相对应的是,德国的球场都属于俱乐部,肯定要收取租借费用。德国在申办初期也曾考虑对欧足联免税,但未能获得议会和财政局的许可。

过去几个月,土耳其外汇流失严重,几周前埃尔多安突然宣布,冻结外国投资人在土耳其投资的商业地产,必须在一个月内把所有商业租赁合同从美元或欧元计价改成土耳其里拉计价。这样的经济状况和政策上的阴晴不定让人怀疑,土耳其是否还有能力承办大型体育赛事。

有意思的是,德国和土耳其这两个国家之间,既有深厚的联系又有尖锐的矛盾。在德国的移民中,有600万人拥有土耳其背景,是最大的移民群体,而其中有接近一半的移民依然拥有土耳其国籍。跟德国社会总体上对埃尔多安的厌恶相反,这些土耳其人大部分拥护埃尔多安的统治,这种立场的对立也是德国社会撕裂的一个重要部分。

这一事件在德国引起轩然,也被土耳其政界人物加以利用,渲染德国的种族问题严重。德国舆论一度非常担心这会对欧洲杯申办造成负面影响。但从德国的优势来看,这一影响非常有限。

对德国足球来说,赢得2024主办权无疑将是重大契机。此前3次举办大赛,德国足球均迎来一段时间的辉煌:1974年德国在本土获得世界杯冠军;1988年主办欧洲杯2年后,德国赢得世界杯;2006世界杯后,德国队开启了跟西班牙的对抗与争霸。今年,德国在世界杯遭遇空前溃败,这次申办如同及时雨,带来了新的希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