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舞鞋和足球鞋并不冲突

如果你看球时间足够久,或者长期关注欧足联旗下的赛事,那么你一定对图中欧足联的“RESPECT”臂章不会陌生。从欧洲杯到欧洲冠军联赛再到欧罗巴联赛,“RESPECT”臂章是所有队员和裁判员的标配。

就是这样一个在球衣上的无形细节,恰恰反映出欧洲人对足球运动的认知和理解,同样也是一种引导人们树立正确体育价值观的方式,再结合虎年春节期间三场中国足球重要比赛之后的国内舆论,发达和落后的对比一下子出来了。这里仅是指对足球理念的认知。男足的失利和女足的胜利,实际上是对中国足球发展程度的客观体现。但不幸的是,在足球这件事情上,三场比赛过后国内舆论狂欢深刻印证了鲁迅先生那句著名的“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仅拿女足夺冠这件事情来说,本身值得尊重和庆祝的冠军却成为了争吵的焦点。

世界杯入场券和亚洲杯冠军能拿到手,说明不了中国女足事业的强。中国男足的失利,也说明不了中国足球未来不会好。一场好的足球比赛,是教练组出谋划策和队员有力执行的共同结果,荣耀属于水教练领衔的教练组,荣耀属于所有运动员,感谢她们刻苦训练,服从安排,奋勇拼搏。就像中国女足当家球星王霜说的那样:什么时候你们支持女足的角度不是为了讽刺男足,什么时候你们的支持是能看到不仅仅在国家队中的我们,还有俱乐部其他踢球的女球员们,给她们带来踢下去的意义,中国女足在未来才会真正强大。

中国国家女子足球队建立于1984年,女足于1986年首次参加亚洲杯就获得冠军,自此开创1986、1989、1991、1993、1995、1997、1999年女足亚洲杯七连冠,15次参与亚洲杯共获得冠军9次,亚军2次,季军3次。参加亚运会8次获得冠军3次、亚军2次、季军1次,1990、1994和1998年亚运会女足获三连冠。参赛女足世界杯8次,获得亚军1次,进入四强1次(不含前述亚军)。闯入奥运会5次,其中在1996年美国亚特兰大奥运会上1-2惜败美国获得亚军,为中国女足迄今为止在奥运会上取得的最好成绩。

1999年冯小刚贺岁电影《没完没了》,傅彪观看1999年女足世界杯中国对阵美国的决赛时,泪流满面的镜头已然成为一代人心目中难以磨灭的记忆。

从成绩可以看出,中国女足有着非常光辉的历史。如果再往前追溯,那么现代女足最早在我国露面是在20世纪20-30年代。当时上海出现了第一支女子足球队。所以,这次中国女足之所以成为舆论的焦点,实际上暴露出的则是国人对足球认知的局限性。

现代足球运动上升为一种“运动美学”,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之间。拉丁足球的自由不羁、英伦三岛的狂野强硬、意大利足球标志性的防守反击、荷兰人经典的全攻全守、“马赛回旋”、“牛尾巴过人”……对于不同风格足球的描述也间接印证了普通观众心目中足球赛事所具备的三要素:观赏性、竞技性、对抗性。由于男女的身体生理结构有着很大差异,因此男运动员能更好的展现出观赏性、竞技性、对抗性,通俗来说就是更好看,比赛观赏性和对抗性有了,观众就多了,观众多了,对应而来的就是高度的商业化和推广。这也是为什么大众提起足球,首先就想到男足的原因。

大家也都忽略了一个背景:足球在21世纪发展成为一种具备超级公共影响力的运动,和女性的参与直接相关,而足球运动未来的发展,也必须往女性倾斜,因为她们才是这项运动现存最广阔的发展空间。2019年女足世界杯在法国创造了不错的上座率,在意大利等国家创造了令人意外的收视率,却为足球运动的发展提供了另一种启发。尤其是随着科技的进步,人工草皮(尽管在职业足球世界不受认可,对于业余足球却很有帮助)、合成材料让皮球变轻都为女性参与提供了便利。

本文之所以用《舞鞋和足球鞋并不冲突》为标题,实际上也是对校园足球工作全面开展后“女生究竟该不该踢球”这一问题的回应,实际上从女足诞生的那天起,这个问题就一直存在。

值得一提的是,郑州市“市长杯”元年的首场揭幕战,就是郑州市第四十七高级中学对阵郑州市第三十一高级中学的女足比赛。

郑州市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于2015年正式启动,同年,郑州市青少年校园足球的品牌赛事郑州市“市长杯”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也开始启动。赛事元年,就拥有小学、初中、高计28支女足队伍参赛。经过六年的发展,2021年,出现在郑州市“市长杯”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的小学、初中、高中女足队伍增长至50支,其中包含10支“市长杯”县市区女足参赛队,也包含女足成绩斐然的队伍组成的不同年龄梯队(金水区金桥学校女足二队、经开区实验小学女足二队、郑州市第二初级中学女足二队、郑州市第三十一初级中学女足二队、郑州市第八十五中学女足二队)。

从“市长杯”女足参赛人数和队伍增长,也反映出了校园足球对女足建设的重视程度。值得一提的是,郑州市“市长杯”元年的首场揭幕战,就是郑州市第四十七高级中学对阵郑州市第三十一高级中学的女足比赛。

2019年,郑州校园足球的铿锵玫瑰们就令众人眼前一亮。四名来自郑州市第三十一中学的女足姑娘通过足球,走进了复旦大学、同济大学以及大连理工大学。

2020年7月,在教育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表示,校园足球的初心是人人参与、男女平等,我们要鼓励所有招收高水平足球队的高校,既组建男队也要组建女队,200所高校高水平足球队,200支男队,200支女队。根据规划,到2025年,招收高水平足球队员的高校将达到200所,实现男女平等后,招生人数将最少提升一倍,为更多踢足球的孩子打通升学上升通道。

同样是在2020年,郑州市第三十一高级中学女足实验班成立。在此之前,作为拥有河南省校园足球实验班的郑州市第二初级中学也着手规划女足队伍。此外,同样拥有河南省校园足球实验班的郑州市第九中学女足也在筹备当中。

踢球女孩除了在升学方面将大幅拓宽之外,在职业发展方面也迎来了政策利好。根据中国足协发布的职业俱乐部准入新规,所有申请中超联赛准入资格的俱乐部均应拥有一支女足队伍。这也意味着踢球女生不仅升学道路将更顺畅,职业道路也将更宽广。将有更多女足姑娘通过校园足球,开启人生新的篇章。

时代不同了,一些“女孩就该如何如何”的观点也十分陈旧。中国女足门将赵丽娜就是很好的例子,除了足球,赵丽娜另一个释放自我的方式就是音乐,她14岁时就开始学习音乐,除了精通架子鼓,还喜欢弹吉他,是个十足的音乐女青年,业余时间还组建了自己的乐队在音乐节现场演出。在国家队没有集训的日子里,赵丽娜效力于上海队,上海队的教练很支持她的爱好,“我们教练还挺照顾我的,还在队里给我弄了个鼓。”赵丽娜说,“我平时很喜欢打鼓,但是来国家队集训肯定没法把架子鼓带来,所以我就自己带了把吉他过来弹。”

有空的时候,赵丽娜就会弹上一曲,尽管她谦虚地说自己只是会一些皮毛,但感兴趣的队友还经常找她赐教。由此可见,绿茵场上成长起来的姑娘,更有个性,更能坦然的面对自我,表达自我。

话说回来,无论是舞鞋还是足球鞋,都不应该成为性别、前途和青少年性格塑造的枷锁。艺术和足球都无法脱离热爱、付出和一视同仁,这也是美育和体育能够塑造青少年良好人格和品德的体现。

看看乌拉圭射手卡瓦尼吧,谁能想到一个气质硬朗的足坛硬汉,业余时间却是一名资深的芭蕾舞爱好者。理性的看待、公平的对待、热忱地付出,是对一件事物的尊重,不仅是足球,不仅是音乐和舞蹈,也是对生活,对人生的尊重。

本平台发布的标有“原创”标识及“郑州校园足球”名称的内容及图片均系本平台原创,拥有不可争议知识产权。

未经本平台许可,私自转载、复制者,将被视为严重侵权行为,应立即删除,违者必将受法律责任追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